一桶夜翅和一盒甜甜圈

是个废人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

【约铠/白狄,双兰有提及】
【OOC,不能接受勿手贱,婉拒谈人生。】

                                 忽如一夜春风来
       李白来到边境时,放眼长城外,已难再找出一星半点葱茏草木独有的绿。“你这儿也太冷了些。”剑仙饮下酒葫芦中最后一口佳酿,眯起眼睛冲刚刚放下手中重剑的女队长笑了笑,神色却意外的清醒。“今晚你和守约一起守夜。”对方显然并不打算理会他的调侃,“水壶放到哪儿去了?”“百里守约,那个做饭很好吃的小伙子是吧?还有,铜盆里有温水,高长恭走之前倒的。你这溅的一手血还是快点洗干净比较好。”假装没看见木兰脸上复杂的神色,李白颇为愉快地起身向帐外走去。

       他是真的没想到铠也在。李白握紧剑柄,开始考虑起假如再拆一次长城城墙,他有多少把握从木兰的重剑下极限逃生。异邦人浅色的眼瞳里跳跃着篝火的橙黄光晕,却只有冷淡,没有战意。他的身边站着半魔种的青年,头顶的兽耳下意识抖了抖。“怎么…?”“其实今天本来应该是铠守夜,但这几日白天长城外那些魔种频频来犯,几乎都是铠和队长一起解决的,他应该累得很,我怕他撑不住,就向队长申请陪他一起。”铠对百里守约的话未置可否,李白却看清他眉宇间的确满是疲惫,“那还让我来做什么?”“因为……因为队长觉得你太闲了。还有你寄给长安城内那位大人的情诗全都被退了回来。但随信还有一些御寒衣物。”虽还未至呵气成霜的时节,但塞外的风刮在人脸上已经很有些剥皮割肉的意味了。“怀英他……罢了。”深谙心悦之人嘴硬心软脾性的剑仙翘起唇角,心情大好地对守约点点头。“知道了,多谢。”“不客气。”
      
       百里守约不像百里玄策那般活泼,话也少些,而性格使然再加上通用语生涩,铠更是不愿与人过多交谈。一时陷入沉默,周遭只有木柴燃烧的咯吱作响,以及远方魔种隐隐的咆哮。“累不累?你还是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太白兄……”良久,还是百里守约先开口。“我没事。”像是觉出语气的生硬,铠又补上一句,“谢谢。”“那你……坐到这里来。”正对篝火而坐的青年拍拍身侧的空处,示意对方坐到自己身边。这一次,铠没有拒绝。“唉,我说,你和你妹妹,或者你的家族,难道都是这样?不爱笑,不爱说话,比这里的月还要冷。”一向受不了尴尬气氛的剑仙终于决定打破沉默。“还是长安的月色更温柔些。”“我妹妹……她不一样。她像是……月亮的女儿。”提起自己的妹妹,铠的表情才会难得的变得柔和。百里守约其实相当佩服李白,就算是挑衅,逗人说话的能力也是一流。“她很强大,也非常骄傲美丽。我欣赏这个说法,月亮的女儿。美得像是诗篇。”李白语调戏谑,他伸手凑近篝火,掌心正对着烈烈火焰,好汲取些许暖意。

        铠真的是累坏了,他暗想。再绷下去会断掉的吧?百里守约显然比他更担心。“你想睡的话就靠着我休息一会儿吧,别逞强。”“说了我没事。”“你这样,露娜小姐也会担心的。”百里守约头顶的兽耳抖了两下,倒像是在撒娇了。不愧是狙击手,抓重点的能力不错啊。李白一语不发,抱臂倚在城墙上,他有点想笑,又觉得这时候他不该发出任何声音。“你……”铠皱起眉头,身子却不由自主地靠了过去。魔种的体温比常人更高一些,对方再自然不过地揽住他肩膀,那不容忽视的温暖像是要透过冰冷的盔甲,传递到他的心上。“如果魔种来袭的话……”“放心,有我在。”百里守约那毛茸茸的尾巴在身后晃荡几下,犹豫片刻最终小心翼翼地圈住铠。绷紧的弦终于松弛下来,铠慢慢阖眼,呼吸比他醒着时更加均匀,睫毛也是干净的银蓝色,如月光般澄澈。一个吻轻轻落在他额角,就像揽住他肩膀的那个动作一样自然。木柴燃烧的声音也变得轻微,小小的火星迸溅而出,义无反顾亲吻幽暗的夜色。

        “咳……我去那边守着了,这边交给你们。”觉得自己实在没什么立场再坐在这里的剑仙指指城墙那端,小声嘱咐道。“好。太白兄多加小心。”明明在让李白小心防范,却下意识搂紧了铠。李白想起那天无聊时他随口问百里守约,如果能实现三个愿望,他会如何选择。狙击手放下手中的枪,眼神如同注视准心般认真。“第一个愿望,希望能消灭作恶的疯狂魔种,让长城内外安定,边境百姓不受侵扰之苦。第二个愿望,希望玄策一世平安,兄弟再不分离。第三个愿望……希望铠能安稳常乐,最好……能一直与他相伴。这就是我的愿望。”说出这样的愿望时,他如此坚定。
       
        “所以,你为什么回来了?”顶着女剑士责问的目光,李白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气定神闲地抿了一口。“打扰人谈恋爱是要被天打雷劈的,队长。”
      
       “所以你为什么还在这儿?不怕天打雷劈吗。”身后的阴影里突然出现一把匕首,锐利锋芒横亘在李白的脖颈处,刀尖闪着阴冷的光。“闭嘴,还有,把你的匕首从李白脖子上收回来,高长恭。”

评论(1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