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桶夜翅和一盒甜甜圈

是个废人了。

【约铠】奇缘

  【OOC预警。脑洞来自铠的皮肤。】                   

        
        众所周知,那位身份高贵却冷面冷心的龙域领主向来不愿与其他种族有过多接触。“这是什么。”他抬眼望向侍女抱在怀中的一团毛绒,小小的毛团儿正睡得香甜,身体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是……是只小狼,大人。”“丢掉。”毫无波澜的语气吓得小侍女禁不住抖了抖。“可是,这是露娜小姐在龙域边境捡回来的……亲自吩咐我带过来……”“……算了。放下吧。”垂下眼睫看了看冰冷地面,也不知是不是看在最疼爱的妹妹的面子上,领主伸出手,他此时未着魔铠,裸露在外的手背白皙,五指修长骨节分明,“给我。”小东西蜷成一团,竟恰好缩在领主的掌心,嘴里还叼着自己的小尾巴,咂吧几下,仍是沉在黑甜乡中。这小狼崽子。见他睡得香甜,领主大人莫名起了些许顽劣情绪,随后屈起指节,在他额上轻轻弹了一下。

        没多久他就开始为自己的一时心软后悔了。小狼崽子活泼得很,活泼到烦人。拳打领主最喜欢的花,脚踢领主床头妹妹送的摆件。可铠还不能和他置气,一来人畜有别,二来……刚一伸手想警告他一下,小狼便躺平举起前爪,露出覆着银白茸毛的柔软肚皮,水汪汪的黑豆眼儿十足委屈地眨巴着。“早知道那天就该丢了你。”领主难得地蹙起眉头叹口气,指尖落在小狼的粉红肉垫上,轻轻揉了揉。手腕传来麻痒触感,他低头看看,那银白小尾蹭着他的手腕,讨好地扫来扫去,尾巴尖儿上还有一撮颇为显眼的红毛。

        “哥哥,我们给他取个名字吧?”冷艳不可方物的月下美人,此时也像个寻常人家爱玩爱笑的小女儿。“他是狼……捕猎时专注而冷静,不达成目的决不罢休,如果是人,会是个完美的狙击手。既然如此,不如就叫……”“叫什么?”摸摸小狼的肚皮,露娜不无期待地看着她的领主哥哥。“……就叫大白吧。”“……”假装没有看见妹妹难以置信的目光,领主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根旧发带,轻轻系在小狼脖子上,打了个松松垮垮的蝴蝶结。有些心虚地挠挠他的下巴,那小崽子倒是兴奋得很,伸出粉嫩舌尖使劲儿舔着他的手指。“虽然是我捡回来的,但明显他更喜欢你呢,哥哥。”

        小狼在龙域吃得好,为了给他抓小动物,露娜连月下无限连都用上了,睡得也挺好,龙域至高无上的领主的大腿处,肩膀上,臂弯中,还发展到对方的枕头旁,被窝里。他长大了不少,躯体已经隐约可见到流畅矫健的曲线。却依旧未曾露出凶相,连冲着领主龇牙都没有过。“我说你……这样温顺,以后被欺负了该怎么办?”小狼歪过头,蹭了蹭领主贴在他颊侧的手掌,喉间发出撒娇一样的呼噜声。他一双眼睛已经像只成狼了,干净的瞳色和生来冷酷的竖瞳无法隐藏,倒映出领主的身影。他蹭来蹭去,像是没有听懂领主的话,直到领主的嘴角不可抑制地翘起。

        龙域领主以魔铠闻名于世,那副铠甲仿佛寄生在他的皮肤下,在他需要时让他成为对手无法逃脱的,一个真实的噩梦。但也因此,他付出了代价。只有妹妹露娜知道,哥哥偶尔陷入神智混乱又癫狂的状态,像只恶兽一样,撕碎在他眼前出现的一切事物。就像是现在,他将自己反锁在房间内,连那只自从捡回来后便寸步不离的银狼都被他赶了出去。仿佛有烈焰在他体内的最深处烧灼,用暴怒一寸一寸将他吞噬殆尽。窗棂处突然传来木头移动,窗户被打开的微小声响,未来得及回头,颈后传来钝痛,世界在一瞬间暗下去。他却暗自庆幸,至少心底的尖锐叫嚣已经停止。似是被人打横抱起,意识远去前的最后一刻,他看见掺杂几抹暗红的银发,还有一双毛茸茸的兽耳。这人怎么像他的那只狼崽子一样。但总归……不可能就是了。这样想着,领主阖上了那双漂亮的眼睛。

        再次醒来时,领主发现自己的枕边没了那只温暖又黏人的银毛团。“……大白呢。”“被你那样子吓坏了,我就把他放走了。哥哥……你生气了吗?”“没有。”本来也不能困他一辈子。只是……领主下意识揪紧了盖在身上的锦被。稍微有点不习惯罢了。没有了那只烦人的小狼,应该也不会有什么要紧。他这样想着,反复地想着。

        “你说什么,提亲?”跪在座下的使者,头顶有一对不时轻抖两下的兽类的大耳朵。“是。”“露娜呢,你想见见那个狼族的新任族长吗?”“领主大人可能是会错了意,我们的族长,并非想向露娜小姐提亲,而是想向您……”“……你知道我不喜欢别人和我开玩笑。你想死直说。”魔铠攀上领主的手腕,满含危险意味的橙红光芒照亮使者呈上纹饰精美的木盒。“请领主大人打开。”他竟然当真接过木盒,打开了它,而不是直接杀了这个满口胡言乱语的使者。他的脾气可能真的变好了许多。映入眼帘的,是那条再熟悉不过的,他当初系在银狼颈间的,他的旧发带。那发带束着两绺银发,一绺像是他的,而另一绺,其间掺着无法忽视的暗红。它们静静躺在盒底,挽成一个同心结。“领主大人可还认得?”有脚步声从大殿门口传来,还有清朗如月的,青年的笑声。青年逐渐向领主走近,领主看见他的银发,看见他头顶的狼耳,看见他干净又生来冷酷的眸子,里面倒映出自己的身影。

        “你是谁?”他明明心中已有答案,却还是觉得太过不可思议。“狼族新任族长,百里守约。既然当初让我留在龙域,就负责到底吧,领主大人。”青年发出一声轻笑,又像是喟叹。他的眼睛里,从未失去过铠的身影。“我回来了。”



【不负责任的小剧场/含一句话露蝉预警。】
“我把你捡回来你才能认识哥哥,你欠我第一个人情。”
“我帮你骗了哥哥,你欠我第二个人情。”
“我还看着你剪了哥哥的一绺头发却没阻拦你。你欠我第三个人情。”
“说吧,你打算怎么还?”露娜歪过头冲百里守约眨眨眼。
“下个月,花妖一族的族长过生辰,我可以让你替我去贺寿。对,就是那天你见到的那个女子,貂蝉。如何,够还你一半的人情吗?”狼族族长摆弄着腕上的发带,语气认真。
“勉勉强强。”

评论(13)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