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桶夜翅和一盒甜甜圈

是个废人了。

【亮瑜】一任芭蕉滴到明

【Tips:老夫老妻模式,OOC慎,他们属于天美不属于我。第一次写这对,读者老爷吃得开心最重要。】
       
        周瑜提起笔,那一滴圆润如珠的墨汁堪堪从笔尖坠落,滴在案上化成乌色的小小水泊。只看着他的背影,诸葛亮便知道他生气了。他甚至能想象到他脸上无甚表情,只是淡色薄唇比平常抿得更紧些的样子。明明年少时着了恼,还会阴沉着俊秀的脸蹙起浓黑的眉,冲他咬着牙勉勉强强扯出一个笑容,眼底却全是不服输的怒意。智谋绝代的军师从榻上坐起,声音和着窗外潺潺雨声,湿尽春衫,小蛮针线,凭空便能绣出一屋温柔旖旎。“公瑾这是在生气,是恼我今日来时,不小心碰折了门边你喜欢的那盆花,还是恼那包松子糖不够甜?”包扎紧实的小纸包被周瑜放在案上,挨着他常用的一方砚,厚墩墩肚凸腰圆无辜至极,香甜的气息从缝隙里偷偷窥看着,不顾一切得想要挣扎出来。

        正当他伸出手想悄悄拈起周瑜散落腰际的一绺黑发时,东吴的大都督才开了口。“你又欺负曹操家的那个小姑娘做什么?她还是个孩子,你倒好,一通胡说完了拔腿就走,把她气得抱着大乔夫人的灯笼哭得面白眼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江东的地界上受了多大委屈。”周瑜放下手中狼毫,也懒得去管身后那只将他的发丝捏在指尖摩挲抚弄的手,挑亮灯花,墙上的影子跟着晃了晃,舞动一般。他这才看清窗外雨水寒气将窗纸浸润得湿软,也不知这一夜淅淅沥沥,明日可否能放晴。“怎么看你都像是故意来添乱的。”那只手附上他后脑,虚拢住他垂落的长发,手的主人亦是装作没听懂他的抱怨,语调里一点笑意藏也藏不住。“你看我,现在才发觉,你束发的模样也是极好看的。”

        吴地气候暖热,又临着江海,鲜果糖食便不算稀罕,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缘故,江东之人多半嗜甜。大都督竟也不例外。此刻他倒是感谢起自己的口味来了,否则他怎好低头拆着那包松子糖,好借此掩盖自己颊上热意,耳尖薄红。分明早知这人舌灿莲花,听他说起那些没个正经的话,依旧是心跳如鼓,全然盖住耳畔窸窣雨声。“公瑾,我看这雨……这两日是不得停了。”他这时倒是松开了手,揽住周瑜的腰,将下巴抵在对方肩膀上,温热呼吸扫在颈侧,让周瑜忍不住微微偏过头去。“你要宿留在江东?这可以,不过你得负责陪小姑娘玩儿,不许再惹哭她。”诸葛亮倒是没料到这反将一军里还包含了那个聒噪的小丫头,只得翘起嘴角露出苦笑。“公瑾……”

        “露出这种表情干什么。张嘴。”周瑜回过身时,诸葛亮看清他那双像是有万点星辰跌落其中的眼睛。松子糖是他来时精心挑选过的,糖霜细白软糯,松子酥脆饱满,这一瞬间他却如同嚼蜡,哪怕是一点味道,也尝不出来。

        “公瑾,我们当真要立在地上听一夜的雨吗?”诸葛亮咽下松子糖,含含糊糊地问着,揽在周瑜腰后的手臂却不动声色收得更紧些。“就是听上一夜又何妨?”周瑜想要将他推开些,试了试发现对方纹丝不动,也只好作罢。“那我是听不得的。”“为何?”“天地之间,我只能听见你的声音。”

        那霏霏雨露,花鸟风月,和你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且随他去,就是了。
END.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