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桶夜翅和一盒甜甜圈

是个废人了。

【亮瑜】青梅为酒

                           青梅为酒
【Tips:OOC,不好吃。就想看他们谈个级别R15的黏黏糊糊的恋爱。他们属于天美不属于我。读者老爷不要打脸。】

        诸葛亮发现周瑜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宴会时,蔡文姬正挖了满满一勺芥辣,试图偷偷埋进刘禅碗底,小丫头脸不红手不抖,一看就知道日后必成大器。作为刘禅的亚父,看着孩子长大的长辈之一,他当然是选择装作没看到。“你在找什么?是不是找那个长头发的哥哥?他叫什么来着……周瑜,周瑜对吧?”小姑娘做完坏事心满意足地转过脸来,牵了牵他的袖子。“他往那个方向去了。”她大概是对诸葛亮方才的选择非常满意的。

       诸葛亮找到周瑜时,对方坐在那水榭正中,一坛江东的青梅酒散着甘美酸甜的芳香。他的面前摆着一只白瓷酒盏,他却一滴未饮,像是在等谁一样。“早知道不该让文姬和阿斗坐在你身边的。小孩子聒噪难缠,把我们的大都督逼到这里来了。”他的眼睛是干净的银蓝色,微笑起来时,笑容和眸子一样干净。“倒不是因为他俩……我不擅饮酒,总不能在外人跟前醉倒。”“都督的意思可是说,我是内人?”周瑜拿起身边的琴谱,翻开摊在膝头,却并不低头去看,反而横了诸葛亮一眼。“一派胡言。”他伸手屈起指节敲敲那只玲珑剔透的小酒盏。“我本不打算饮这坛酒。这是给你准备的。”“你又如何知道,我一定会来?”诸葛亮知道周瑜的习惯,一旦被他气着了不知该如何回应时便会索性不理睬他,就像现在,他又选择装作和那本琴谱相亲相爱了。

        周瑜知道诸葛亮在看他,那样的眼神温柔有如实质,擦过他的脸颊发鬓,带出一片酥麻微痒。像是江东三四月的烟雨,拂过身边,神仙也要沉醉的。“这可是前些年院子里摘了最好的青梅酿的酒。”他指尖捏着枯黄柔软的书页,却不急着翻至下一页。“公瑾……还真是有什么好的都想着我啊。”他听见他轻笑,酒液潺潺滑入杯中,那一点甘洌甜香倒是不再若有若无,真真切切地荡漾开来。

        兴许是握着那只冰凉的酒盏太久,诸葛亮的指尖也染上了凉意。可他弯腰帮周瑜将散落肩头的一缕长发别到耳后时,周瑜却并未躲开。仿佛是理应发生的,一个吻落在他唇角。他的唇上还有着青梅酒的特殊香味,唇齿交缠间,呼吸都被香气灼得滚烫,一如心尖上的温度,不可抑制地,点燃这有彼此相伴的天地。姿容秀丽的铁血都督有着唇形姣好的菱唇,被吻过时会泛起娇美艳色,前者是众人有目共睹,后者是蜀汉智谋无双的军师,一人独享的秘密。赤壁的烽火都不曾在他心上烧出半点深红剪影,眼前人眼角一抹因吻而生的淡红却像是烙在了他生命里一般。

        “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当浮一大白。今日这一坛酒算是应了前者,那后者呢?”诸葛亮附身捡了那本不知何时掉落在地上的琴谱,放回周瑜膝上,亦是轻轻扣住了他的手腕。四目交接,彼此都能看见对方眼瞳里,自己的小小倒影。清风乍起,满池春水不复宁静。

        “文姬……他们刚刚是在……亲亲对吧!”“唉,你往旁边让一让……挤到我了!小声点,要被发现了!”突然出现孩童像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声音,互相推搡着好让自己不从水榭的漆柱后头暴露出来。“已经被发现了。阿斗,是孙夫人最近对你疏于管教了,让你跟着文姬胡闹?”即便是才智过人的卧龙,也会有头疼的时候。“我们不要理他,这个人凶巴巴的,哪里像周瑜哥哥,这么好看,还不会凶文姬!”这样说着,明黄衣衫的女童已经从她那把晃晃悠悠的胡笳琴上跳下来,径直扑向周瑜怀里。

        “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注视着被小丫头缠着不放的心爱之人,他的低声轻笑几乎散在了风里。“也罢,来日……方长。”
END.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