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桶夜翅和一盒甜甜圈

我永远喜欢空条承太郎。

【TE联文初四第五炖】暖冬

【傻白甜OOC预警,接受不了的话请随时右上角,我真的是小学文笔妳们不要嫌弃我啦,清水,联文希望别拖大家的后腿w】

                                                           暖冬

       瑟兰迪尔至今犹记他与他初次相见,是在一个罕见的,不拘泥于严寒的暖冬。年幼的黑发诺多微侧着头看向他。乌玉般的发丝,白嫩的面颊,灰色的澄澈的眸子里有同样年幼的瑟兰迪尔见过的最璀璨的星光。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星辰,能让人想起很多美好的事物。往后的漫长岁月里从一而终。露西安的倾城绝色,大概也就是她这样的吧。对,没错,是''她''。那时瑟兰迪尔这样认为。

       ''你好,欧瑞费尔王之子,我是埃尔隆德。''对方伸过来的手,瑟兰迪尔带些犹豫的握住。''你好。''想要那灰色的星穹中出现自己的身影,却要有故作矜持的小小骄傲。瑟兰迪尔那时还不懂,有一个词语,叫''一眼万年''。也许初遇,即是不朽。埃隆回到林顿的那一天,他伏在瑟兰迪尔肩头小声啜泣,畏惧离别。但是瑟兰迪尔没有,只是抿紧了稚嫩的唇。欧瑞费尔轻抚爱子细幼的金发,他骄傲的小家伙露出这种神情可不常见。''ADA,等我长大了,可以娶埃隆么?''这句话,瑟兰迪尔没有问出。当然,他也失去了一个获得埃隆真实性别的机会。尽管多年后瑟兰迪尔如愿以偿,仍忍不住含笑抱怨自己不负责任的ADA。长眠的欧瑞费尔王觉得最近耳根子有点不太清静睡不下去了。你自己没看出来对方是可爱的男孩子,怪我咯?

       时光荏苒,它不容许任何一个人留在原地。最后联盟一战,他自年幼一别后再与他相遇。他是骁勇果敢的王子,他是肩负使命而来的传令官。战火之中,连一个回眸都太过仓促近乎奢侈。甚至不及儿时。未来得及出口的话语,在连四季都可以消弭的战争中灰飞烟灭。他满心血泪建国辟疆,他建起那最后一方净土。他们娶妻生子,各自走向不同的人生,岁月经过动荡后渐趋平静,看似静好却终究令人若有所失。

       幽暗密林的冬季,寒冷彻骨,年年如是。瑟兰迪尔只有在见到如今成长的矫健英挺的爱子莱戈拉斯时,才对岁月的流逝有所感慨。一别经年,不思量,自难忘。

       埃隆的妻子凯勒布里安为半兽人所伤后西渡,是瑟兰迪尔始料未及的。但他不认为他和埃隆的生命还能有什么交集。也许他可以守候。只这一次,瑟兰迪尔对于他想要得到的事物,平静不表露任何贪婪。直到他收到一封来自瑞文戴尔的信件。脆弱的信纸上染有埃隆的气息,花木,墨水,草药糅杂而成的清香柔软的像星辰苍穹下缓慢流过的溪流。像他洒满星光的瞳仁。他决定只身一人前往瑞文戴尔,他决定去见他一面。尽管内心澎湃汹涌天雷地火但表面仍要苦苦维持自己的画风。梵拉在上,他的莱戈拉斯可能要多个后妈了。''欢迎来到瑞文戴尔,我的挚友。''领主措辞优雅,语气平静,隐含忧伤。他的面容在时光的镌刻下既不衰老,亦非年少,黑发灰眸,神色沉静美好一如当年。瑟兰迪尔对信中的内容只字未提,却毫不犹豫地牵起埃隆的手,如儿时一般,然后在下一刻,揽他入怀。埃隆没有挣扎。事实上,这是他们第二次如此亲密的拥抱,上一次是在他俩都还就差连对方的性别都拎不清的年纪。''因为凯勒布里安西渡,所以你打算找我排遣永生的孤寂吗,埃隆?''瑟兰迪尔的语气算不上嘲讽,也没有太多的疑问,很难听出情绪。''我大概是疯了吧,瑟兰迪尔。我想得到那我曾错失的。我曾以为我的选择是对的,但是,当我错失之后,我也要考虑其他的人.......你是否也和我一样呢.......''埃隆的神色有些许的不安,这个拘谨严肃的精灵,他这时甚至无法好好表达自己。错过的,再想找回,还有可能吗?瑟兰迪尔一言不发,沉默愈发使埃隆不安。''埃隆.......''他的声音,近似于叹息。埃隆神色恍惚黯然,就好像我已经拒绝了他似的。瑟兰迪尔真切的发出了一声叹息。埃尔隆德几不可查的颤抖,回应他的,是密林之王深情的,满含爱抚意味的亲吻。

       莱戈拉斯一直试图了解自己的ADA,这次也以失败告终,只身一人前往瑞文戴尔的密林之王,去时几乎满含杀气,令众精摸不着头脑,回时拐回了瑞文戴尔儒雅睿智的领主,两人之间的互动眉目含情你侬我侬气氛甜蜜郎情妾意,看到的单身精无一生还。莱戈拉斯眼睁睁的看着平日里不苟言笑冷漠如霜雪的ADA在调戏完领主后一边欣赏出卖对方情绪的耳尖上的粉红一边露出该打马赛克的表情。几千岁的老精一旦尝到了恋爱的滋味是很可怕的。

        密林今年的冬季,似乎没有那么寒冷。是暖冬呢。年幼的精们为此甚至高兴了一阵。但一位不愿透露真姓名的精表示,大王和领主走在一起时,方圆数百米内温度陡升干柴烈火噼里啪啦,跟在冈多林上空放烟花似的。众精表示要申请钛合金精眼损坏赔偿金,尤其是单身的精。精神攻击简直太伤人了,不能忍。

       他们在一个暖冬相遇,故事从这里开始,故事也在一个暖冬得到了新的延续。眉目间流转的幸福笑意,似乎连霜雪都可以融去,雪下,有郁郁葱葱的青芽。瞬间亦可化为永恒。初雪,暖冬,新年伊始。永生的孤寂,因为有彼此的相守相依,才令人体会神的慈悲。不幸,却又万幸。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