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桶夜翅和一盒甜甜圈

是个废人了。

【白黑ABO】红烛昏罗帐(上)

                           红烛昏罗帐
Tips:ABO/OOC/他们都属于原作,不属于我/读者老爷吃着开心就好

        鬼使白从未设想过,他们会处在如此尴尬的境地。尽管在作为人类死去之前,他们已经成功分化。但这还是第一次,他们真正意义上面对性别分化带来的影响。
        空气里浮动着烈酒的气味,隐隐掺了甜软的花香,平添几分冶艳,灼得人心尖滚烫。一个发情的地坤,和一个被诱导发情的天乾大眼瞪小眼,更何况他们还是亲兄弟。糟透了。鬼使白一只手搂着他的兄长的腰,另一只手揽住对方肩膀,试图阻止他不断挣扎的动作。视线却无法避免地落在他身上,尤其是敞开的领口间露出大片苍白的肌肤,因为合卺期到来的缘故,泛着略有些突兀的浅粉,像是偷来了樱花的色彩。
        比自己更英气,更好战,更像一个天乾的哥哥,分化成了一个地坤。鬼使白垂眸看向怀中的人,纤长睫毛投下淡淡阴影,眼底的情绪晦暗不明。他也发情了。草木的清香明明闻起来温柔无害得狠,却总像是有什么东西藏在底下,狺狺低吼。“白……放开我!”鬼使黑伸手去掰他搭在自己腰上的手指,强做镇定,声音却已经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眼角一抹邪红此时倒是愈发艳丽,快要滴血一般让人无法忽视。屋内的温度不算高,两种不同的气味搅在一起,让鬼使黑莫名觉得燥热难安。仅仅是搂住腰部的指尖,搭在肩头的手臂,肌肤互相接触的地方,都像是擦过细小的电流,带出一阵阵甜美的战栗。
        不行,这样不对。当鬼使黑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自己的弟弟压在身下,对方擒住了他的手腕,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记忆里乖巧温驯,伤痕累累还会露出干净微笑的孩童面孔,眉目清俊,总喜欢露出严肃表情的脸,还有现在,他所见到的,因为眼底翻滚的欲望,而变得妖异的面容。“哥哥……”银发的青年翘起殷红嘴角,平日里再正常不过的称呼,变得分外狎昵起来。“混账……别给我露出这种表情!”身下黑发的男人咬紧牙关,难得的冲自己一直放在心上舍不得他受到伤害的人挥出了一拳。
        毫无悬念地被挡下了。他的笑容让鬼使黑觉得自己的手腕下一秒就会被折断。但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手腕传来温热触感,鬼使白在他的手腕上轻吻了一下。“我知道你会很辛苦。但是我也是第一次,对不起,真的忍不住了,哥哥。”七分歉疚,三分讨好,像是吃准了鬼使黑会纵容自己一样。事实上,就算死死活活无数次,鬼使黑也从来抵抗不了他抿唇低头这一副委屈表情。“……就一次。”沉默良久,鬼使白听到身下人故作冷硬的声音。得到允许的天乾卸下克制拘谨的伪装,俯身吻住鬼使黑的唇,故意释放了信息素。
        合卺期带来的影响不是一般的可怕。草木的清香居然也会这么浓烈,烧得鬼使黑昏昏沉沉,下意识张开嘴回应着天乾的吻。舌尖撬开唇瓣,舔舐着敏感上颚,唇齿交缠,带来的窒息感让鬼使黑下意识想要躲避,却被死死摁住,直到逼出了他带着浓厚哭腔的鼻音,彻底瘫软在天乾的身下。颈间蓦然传来轻微刺痛,地坤睁大水雾迷蒙的双眼,却只能任凭天乾略带粗暴地吮吻着,尖利犬齿抵在颈侧脆弱的腺体上,满含威胁意味却又让人生出隐隐的期待。他想标记他。标记自己的双生哥哥。让他为自己辗转哭泣甚至诞下他的子嗣。鬼使白伸手帮鬼使黑撩开因为汗湿而黏在肌肤上的黑发,指尖拂过他的眼角,微微用力竟是捻揉出一滴泪水。鬼使黑只能看着他舔去那滴小小的水珠,耳畔传来的吐息炽热。像是满含爱怜意味的叹息。“哥哥,这样就流泪了吗?这可不行啊……等会儿会更疼的。”
TBC.
       

评论(34)

热度(380)

  1. 一个存肉小文档一桶夜翅和一盒甜甜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