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桶夜翅和一盒甜甜圈

是个废人了。

但愿长醉不复醒

【Tips:OOC预警,他们都属于地丑不属于我。没啥剧情日常秀恩爱。读者老爷吃得开心就好。】

       你可曾见过大唐的治安官饮酒的模样?握惯了令牌的手端着白瓷酒盏,垂下眼睫看着伏在杯壁上的金黄丹桂,眸中华采可与杯中清冽琥珀光融为一体。“这是给小耗子那样的孩子喝的。”棕发的男子笑得戏谑。狄仁杰抬眸看了看剑仙快要弯到腮边的嘴角,蹙起眉头。倒不是他真的迂腐刻板到缺了五陵少年纵酒长歌的血性,却实在是他狄仁杰……三杯不倒不是人。
        女帝宴赏群臣,独他以茶代酒。文臣尚夸几句狄先生果然风骨过人,武将们背地便生了议论,到底还是文弱。细细想来他易醉这件事,只有元芳知道。……还有眼前这个将酒葫芦立在石桌上转着玩的混蛋。当年朱雀门下初见,扑面而来的酒气让狄仁杰忍无可忍三张令牌甩了过去。现在忆起也算轻狂。
        浸了丹桂的酒液入口甜润,一线过喉方带出辛辣气息,倒是一点也不像眼前人,锋芒毕露一身疏狂避无可避。女帝赐过异域的葡萄美酒给他,他转赠于这嗜酒如命之人,次日再去访他时却见人拈着毛笔在墙上笔走龙蛇,且饮且书,用的却哪里是墨汁,分明是那暗红醇酒。可惜元芳至今仍未弄清那天狄大人在木着脸擦完墙后暴打青莲剑仙的原因。
        不过就算是甜酒,也终归是酒。李白又一次坚定了绝不能让狄仁杰在外人面前喝醉的决心。俊逸面容唇角眉梢皆染上艳艳绯色,眸中水光潋滟毫不自知,甚至还一直企图去拿被他眼疾手快挂回腰间的酒葫芦。“李太白……!本官命令你,放手!”大唐治安官要是知道自己醉后,连被对方握住手腕都挣脱不开,恐怕要羞愤得主动辞职了。
       “怀英……你醉了。更何况这是烈酒,你碰不得。”“李太白,你混账。”狄仁杰还想维持自己冷静的形象,语调却放缓放轻了不少,平白多了些许撒娇的意味。“是是是……某混账。”他稍稍用力便将狄仁杰拉进怀里揽住。“喝多了你明天又该喊头疼了。怀英要是病倒了,大半个大唐可都得哭着喊娘亲了。”他冲怀中人眨了眨眼,翘起嘴角无限温柔。“更何况,会让李某……”“……休得胡说。”果然,他的怀英会毫不留情地打断他。
        “我……还从未尝过烈酒是什么滋味。”“入喉燃烧如业火。”“那又是……什么样的感觉。”如情如爱,炽烈烫人一路灼灼火焰烧到心间,却不如长相厮守,火焰熄灭后仍有余温,暖此生,足矣。
        “怀英当真想尝尝看?”本伏在他胸前的人闻言抬头盯着他,笃定地点点头。李白有一双极漂亮的眼睛,湖光山色尽数纳在眼底,下一刻这无双风光却蓦然逼近。青莲剑仙吻上大唐治安官的唇,淡色薄唇绵软甜蜜只有他一人知晓。舌尖纠缠水声黏腻,一吻未毕治安官的一张俊脸已是红了个透彻,颇为恼怒地盯着笑意不减看似游刃有余的剑仙。
        “我数年不曾饮过桂花酒,嫌它太过清淡,却不知道它……居然这么甜。”横在狄仁杰腰上的手臂收得更紧了些。“怀英呢?可是尝到了,烈酒是何滋味?”
        “……嗯。”
       
       

       
       

评论(1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