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桶夜翅和一盒甜甜圈

我永远喜欢空条承太郎。

身无彩凤双飞翼

                     
Tips:【凤求凰x锦衣卫,OOC,假车,以及不退票。】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一头银丝如雪如瀑的仙人风姿出尘,令人只一眼便能察觉出他定非尘世之物。可这仙人翘起唇角来却笑得像只偷得血食的狐狸。“某看尽沧海桑田人间兴衰,成王败寇皆化为齑尘,却不知情之一字为何物。”那灼灼目光倒让向来不知畏惧为何物的锦衣卫没来由打了个冷颤。“还请锦衣卫大人……指点一二。”
        “你有你的凰,那是个绝色的女子。”锦衣卫额角青筋迸起,想来已是忍耐到了极限。想必任何一个男子被另一个男人扣住手腕摁在身下,都不会觉得太好过。想奋力挣扎,仙人气力又怎会压制不住他区区一个凡人,乖乖任他为所欲为,也不是他堂堂锦衣卫的作风。……干脆一刀捅死这杂毛野雉算了。自暴自弃地想着,然后狄大人就发现了一个十足悲哀的事实。那就是,他舍不得。
        “怀英这是……吃醋了?”仙人手掌白皙骨节分明,手指修长看起来顺眼的很。如果这只手没有顺着锦衣卫敞开的领口一路向下摸的话。“昭君姑娘有沉鱼落雁之容姿。”他故意顿了顿,摸索到锦衣卫胸前的艳色茱萸,有意无意掐了一下。“可惜,在某眼中心中,怀英才是……”“住口。”狄仁杰扭过头低声呵斥,尾音却示弱似的发着颤。“怀英,你脸红了。啊,这下红到脖子了。”锦衣卫漂亮的蜜色肌肤上泛起薄红,真真是……动人的很。仙人眸中微黯,青蓝穹宇覆上阴翳,没来由带出许多危险的味道。
        “哪有你这样的仙人,这般无耻,连长安街头的纨绔子弟都比你守礼些。”锦衣卫咬了咬下唇喘匀一口气,将声音里的慌乱收了个滴水不漏,伸手去掰那人摁在自己小腹的手。像是察觉到了他的意图,仙人从善如流乖乖就范,放过他那一片已被摩挲得温热的肌肤,转而却是与他十指相扣好不缠绵。仙人一双眼睛蕴秀含光,眼波流转间自是风流无限,府中侍茶的小婢女曾无意中与其对视,竟是从此害上相思久病不起。那双被凡人所不能奢望的光阴养出来的眼睛,偏偏只瞧着他。锦衣卫扭过脸去不看他的眼睛。当年就不该捡了那负伤的雏鸟,徒惹这他拂也拂不开还也还不尽的孽债。
        仙人只是注视着他,眼底一点笑意却按捺不住。长安城传言锦衣卫狄大人面容冷峻雷厉风行,对待作奸犯科者手段酷烈能治小儿夜啼。在仙人眼里都是废话。他的锦衣卫其实生的好皮相,剑眉星目英挺俊朗,也是入梦良人,只可惜不爱说笑,眉头还总是忧心忡忡得蹙起。
唇瓣却软的很,被他吻过便会泛起娇美艳色,直让人疼到心尖上去。
        何尝不想肌肤相亲共赴云雨,却又宠着他那七分严肃三分古板,纵是言语轻浮也总归不强违他心意做出出格之事。仙人低头在他唇角轻吻,嗓音不知为何染上些许嘶哑。“怀英……在想什么?”
“从本官身上起来,不然今晚清蒸凤翅红烧凤爪。”
“锦衣卫大人要带头谋杀亲夫?早知道就该缠定你让你给某生个小凤凰……”仙人眨眨蓝眸语调委屈。锦衣卫知他嘴上轻浮口无遮拦也懒得再和他计较。
“你再不放本官起来给你备饭今晚就真的只有梧桐果子可以啃了。”
“可你真的不考虑给某生个小凤凰吗怀英?”
“……滚。”

评论(15)

热度(88)